主办:中共湖北省委
承办:中共湖北省委办公厅
   中共湖北省委政研室(省改革办)

www.policy.net.cn

当前位置: 首页 > 政策文稿 > 本刊特稿

本刊特稿

警惕“陷阱”理论背后的陷阱等5则

(发布时间:2018-10-03)

  警惕“陷阱”理论背后的陷阱
  冯峰2018年7月20日在人民网理论频道撰文认为,近年来,各种“陷阱”理论成为中国的流行语言,从“中等收入陷阱”到“低生育率陷阱”,从“卢梭陷阱”到“塔西佗陷阱”,从“修昔底德陷阱”到“金德尔伯格陷阱”,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事实上,所谓的“陷阱”不过是对人类历史的误读和对西方理论的迷信而已。因为,用于描述当今中美关系所面临的修昔底德陷阱和金德尔伯格陷阱的“守成大国”和“新兴大国”等一系列话语是伪概念。西方学术界通常把美国称为“守成大国”“现存大国”,相应地把中国描述为“崛起大国”“新兴大国”。然而,追根溯源,这些概念是西方中心主义的产物,它把西方国家视为主体,而把非西方国家和民族视为客体。如果我们换一个坐标,以有文字记载以来的世界大历史来看,当今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和国家综合实力以及国际地位的提高,并不是中国的崛起,而是中华民族的复兴。与其说当今的中国是一个正在崛起的新兴大国,还不如说中国是一个处于复兴进程之中的大国。因此,所谓中美双方分属崛起大国与现存大国的国家定位,并不是一个与现状和历史经纬相吻合的准确表述。作为命题载体的概念本身暗含着极大的瑕疵,其逻辑推论也必不成立。近现代以来西方的社会科学理论,既源于古希腊哲学和基督教神学理论,也源于西方国家的历史经验和社会实践,却缺乏对中国历史的基本认知,也缺乏对人类历史大视野的宏大思考。因此,这些西方学说或者理论,具有明显的偏颇和缺陷。我们不该也不能乱用、滥用各种“陷阱”理论,更不能主动对号入座,把某些西方概念与理论当成中国的现实,成为“自我实现的预言”,从而落入西方学者为我们设定的理论陷阱和话语陷阱之中。我们必须保持应有的战略自信与学术自信,一切涉及中国现状和发展趋势的判断,必须植根于对中国历史深刻理解。对于西方的社会科学理论,我们应该理性地“扬弃”,取其精华,弃其糟粕。
  经济全球化没有解决好的三个问题
  张燕生在2018年8月29日《环球时报》撰文认为,在经济全球化过程中,始终没有解决好三个基本问题:第一个是没有解决好增长的动力。近年来,全球经历了两次泡沫经济,一次是IT泡沫,资本把科技创新泡沫化;另一次是金融和房地产泡沫。其间,每一笔资本都面临是进实体领域还是进金融和房地产领域的选择。资本是逐利的,如果金融和房地产挣钱比实体经济领域多,资本就会大量进入金融和房地产领域,最后就导致了美国经济空心化。我们都希望生活在一个越来越开放的国际环境中,但资本如果都去搞金融和房地产泡沫,那就意味着我们离危机不远了。第二个是我们生活在一个越来越开放、越来越相互依存的地球村,但是这个地球村存在巨大的治理赤字。我们没有世界政府,因此也没有机制解决公平问题、解决宏观经济政策的外溢性影响、解决发展不平衡的矛盾。西方的规则和秩序一次又一次地把开放的国际环境引入危机和困境,其原因在于,西方的规则无论是开放驱动,或是市场经济驱动,还是创新驱动,都只是解决了全球经济的效率问题,却解决不了全球经济的公平问题。因此内部或全球贫富差距扩大到一定程度,就会发生国内和国际的冲突和动荡。第三个是世界经济的不平衡问题。如果要解决强劲、平衡、包容和可持续增长问题,必须有一种国际合作机制解决世界经济的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增长的矛盾。我们希望未来的世界是一个开放的世界,是自由贸易的世界,同时也是一个公平贸易、包容贸易的世界。但是自由、公平和包容不是哪个大国说了算,而是应该由国际社会用民主、包容、开放、合作的方式管控分歧、矛盾和冲突,建立一个大家都可以接受的规则体系,这样我们人类社会才有光明的前途。
  网络社会背景下的体验式消费逻辑
  张少哲、周长城、曹亚娟在《广东社会科学》2018年第2期撰文指出,在网络社会背景下,分享经济是社会经济发展转型的新兴力量,推动了资源配置方式的变革和生活方式的进步。通过产权的裂变剥离所有权和使用权,改变传统的消费结构,在使用权共享的消费中对资源进行优化整合、配置和利用,这是分享经济的经济本质。分享经济的非经济特征则主要体现在,分享经济通过其体验式消费的分享文化对消费者的需求结构、消费行为和生活方式产生影响。消费者不再追求对产品或服务的盲目占有,而是秉承分享的生活方式和价值理念,从自身的实际需求和产品的使用价值出发,变占有为分享和体验,做出理性的体验式消费行为选择。体验式消费始于对美好生活的不懈追求,是更高层次的共享发展的“意义系统”,强调满足基本需要基础上的消费,是一种自我实现的价值需要。以网络社会的发展和协作消费为基础而兴起的分享经济,通过使用权主导的资源配置方式对资源进行整合和分配,提高资源的利用效率,实现增长和发展并举,同时在一定程度上克服了传统资源配置方式所导致的资源分配不公平的伦理困境,有助于社会经济的公平健康发展。
  当舆论能力成为“时代刚需”
  赵强在《舆论的脾气》(湖南人民出版社)一书中撰文认为,今天,从PC到移动,从微博到微信,从客户端到视频直播……借助于层出不穷的新技术新载体,舆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复杂,也更加强大。立足今天的中国舆论生态,有两个命题早已不可回避:一是如何在国内舆论场做好舆论引导,二是如何在国际舆论场讲好中国故事。中国要强起来,获得与国家硬实力相匹配的舆论能力,已经成为时代的刚需。这种舆论能力,既是舆论的认识水平,也是舆论的生产能力、引导能力和管理能力。一般意义上,这种能力常被放在国家层面审视。但谁都不能否认,它必须落实到具体工作与具体的人上面。“舆论是一条奔腾不息的河流,自古至今,由中到外。”这不仅意味着它常有载舟覆舟的威力,也暗示着它常有冲开时代关口的滚滚势能;我们所面对的舆论早已不是一条“内流河”,而是在时刻与世界舆论的冷暖激荡中,成为国际交流与交锋的“主航道”。今天,我们的使命是打通国内国际两个舆论场,通过对话交流与国际合作,为中国的发展赢得更为广阔的空间,让这条奔涌的“河流”,不致因国内外落差的悬殊而成为危险的“悬河”。
  人的存在是一个成己成物的过程
  辛世俊、代文慧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研究2018年第1期撰文指出,人的存在是一个成己成物的过程。这里所说的“成己”,主要指向自我的完善,具体表现为以仁道为根据塑造自我,体现“仁”,“成物”在广义上既指成就他人,也涉及“赞天地之化育”。二者都以尽人之性与尽物之性为前提,包含着人对物的把握,体现“知”。成己是个人对价值理想和价值意义的追求。人和人的世界都不是“既成”的,而是“生成”的。成己意味着人要扬弃他本然的存在状态,而不断获得社会性的品格,成为社会化的存在。从总体来说,社会化是个人由“本能”到“自觉”的过程,是个人由“失去”到“获得”的过程,是个人由“生物的人”到“社会的人”的过程,是个人由“个别的人”到“普遍的人”的过程。“化”是潜移默化的过程,这个过程无疑是向上向善的过程。成己不是年龄的增加,也不是简单地成为人,而是向上的自我提升的过程,这个提升是全面的,包括知识的掌握、交往能力和各种生活技能的掌握。■
  本栏目编辑:刘 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