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湖北省委
承办:中共湖北省委办公厅
   中共湖北省委政研室(省改革办)

www.policy.net.cn

当前位置: 首页 > 政策文稿 > 本刊特稿

本刊特稿

实体经济衰退的根本原因等5则

(发布时间:2018-11-03)

  实体经济衰退的根本原因
  刘志彪在《社会科学战线》2018年第5期撰文指出,实体经济衰退的根本原因,不是社会投资少,而是经济结构存在重大失衡。一是实体经济供需结构失衡。规模巨大的供给能力只能满足中低端、低质量、低价格的市场需求,难以满足日益增长的多层次、高品质、多样化的市场需求,导致中低端产能严重过剩。二是实体经济与金融的失衡。行政性垄断金融体系表现出的重大问题是资金“脱实向虚”,大量资金仅在金融体系内部自我循环,加大了金融风险,资本对投资制造业失去兴趣,实体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日益严重。三是实体经济与房地产的失衡。由于金融工具创新不足和资本市场发展不顺利,房地产由以居住为主的耐用消费品,变异为居民理财的主要标的和工具,涌入房地产市场的巨额资金推动了大城市和特大城市房价过快上涨,恶化了制造业的投资环境,直接或间接地推高了实体经济发展的机会成本。结构性扭曲直接导致经济运行失灵、效率降低。这些问题显然无法通过增加投资规模来解决,而是需要扭转利益结构,给经济主体正确的价格信号,引导和调整资源配置。解决实体经济供需失衡需要促使资源通过竞争性市场机制,更多地流向现代高新技术产业中的创新企业,掌握和运用好关键技术改造传统产业,化解产能过剩;需要实体经济与金融和房地产来平抑“虚火上升”的虚拟经济,提高实体经济投资的回报率,增加投资吸引力。
  制造业复苏的新挑战
  钟政生、张璐在《中国金融》2018年第5期撰文指出,以技术升级为核心的制造业复苏可能受到以下几个方面因素的压制:(一)与环保和供给侧改革相联系的原材料涨价,对中下游企业构成压力。2017年反映原材料成本上升的企业占比迅速追平劳动力成本,两项成本的上升相叠加,对中下游制造业企业的盈利造成了明显压制。(二)民间投资的信心修复需要政策的持续呵护。民间投资的活跃度根本提升要有以下几个条件:一是投资回报率的持续提升;二是与国企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三是产权得到充分尊重和保护。这几个条件目前皆有进展,但又不可一蹴而就。首先,制造业的整体投资回报率已有所回升,但存在中游行业回报率持续受到挤压的隐忧。其次,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需要破除民间投资在市场准入方面存在“玻璃门”“旋转门”的问题。鼓励放开市场准入,还需要看到更强的政治魄力。最后,充分尊重和保护私有产权,更加需要中央政府拨乱反正的决心。(三)企业退出率偏低,影响新技术的传播扩散。制造业技术改造与设备更新的“新动能”能在多大程度上发挥作用,有两方面的决定因素:一是新技术对制造业投资的影响效应;二是新技术能否实现有效的传播与扩散。从过去我国三轮投资周期中,看到了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中枢下移的趋势。这背后可能也反映了技术进步的投资拉动效应趋弱。
  从经济特区到自由贸易区:
  中国改革开放路径与目标
  罗清和、朱诗怡在《深圳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8年第1期撰文认为,经济特区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窗口”和“试验田”,“利他”的设区背景决定了其目标旨在如何突破传统计划经济体制的束缚,探寻有利于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新体制。而自由贸易区是在我国进入全面深化改革大背景下成立的,设区目标是在“自利”基础上达到“互利”。创办经济特区是改革开放的突破口,设立上海等自由贸易区是改革开放的全面深化。与经济特区相比,自由贸易区是对经济特区改革的深化和进一步发展,但二者都是通过探索和“试错”不断前进的。自由贸易区是中国在全球化经济竞争中主动展开的一场攻守兼备的试验,可谓经济特区的“升级版”。从经济特区到自由贸易区,诠释了中国改革开放路径与目标的演绎逻辑。中国自由贸易区的发展路径:一是在国内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园区,为进一步深化改革提供有益的尝试和经济借鉴;二是要与当前和未来重要的经贸合作伙伴在贸易、投资等领域建立跨境自由贸易区。未来的目标是要通过实施“引进来”与“走出去”相结合的对外开放战略,在更大范围、更广领域和更高层次上参与国际经济技术合作与竞争;同时借助“一带一路”倡议与沿线国家建立自由贸易区,为双边、多边跨境贸易交流合作提供新的平台。
  政府职能三次转变的启示
  竺乾威在2018年7月23日《北京日报》撰文认为,自1988年第二次机构改革首次提出“转变政府职能”并把政府职能转变作为机构改革的关键以来,政府职能发生了三次转变。第一次转变着眼于机构改革,从精简机构精简人转向政府职能适应经济体制改革的要求。从中可以看到,这一次政府职能转变涉及了两个方面:一是改变政府行使职能的行为方式。二是转变政府行使职能的组织方式,重点是转变同经济体制改革关系极为密切的经济管理部门行使职能的组织方式。第二次转变是从注重经济发展转向公共服务。政府职能这一转变的催化剂是2003年发生的SARS。2003年后提出了政府的四项职能:经济调节、市场监管、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服务型政府应运而生。在履行新的职能方面,改革涉及了三方面内容,即大部制改革、行政审批改革以及扩大人民民主和促进社会公正的改革。第三次转变是资源配置从政府主导转向市场主导。与以往的行政审批改革不同,这一轮行政审批改革的核心点是简政放权和建立权力清单,它涉及了政府职能核心的权力问题。因此,此次行政审批改革不仅仅是政府行使职能方式的转变,它更多涉及了政府职能定位问题。简政放权和建立权力清单的实质是确立政府与市场和社会的权力边界,确定政府的权力范围,法无授权不可为,这是政府职能转变中具有实质意义的转变。
  “千年第一思想家”是如何读书的
  冯兵在《理论导报》2018年第5期撰文指出,作为“千年第一思想家”,马克思广博与精深的学识来源于他对书籍的热爱和追求。马克思读书具有以下几个特点:(一)读书要真诚。马克思的书房可以说是个乱书堆。他很少注意书的形式、装订以及纸张和印刷的美丽,在他所藏的书里到处都可以看到折角、用铅笔划过的横线和记号。他对书籍带有一种真诚、敬畏的态度,而不是借用书籍装点门面。(二)读书要博览。马克思读书广泛,哲学、历史学、法学、经济学、文学、天文学、社会学、数学等都是他所喜欢的。他的知识是多方面的,甚至可以说是一切方面的。他博览群书,但并不是只讲求读书效率和数量,还注意将广博与精深相结合。(三)读书要有眼界。在马克思看来,读书不只为追求学问本身,而是为着寻求真理,而著作只是为着发表他所找到的真理。(四)读书要有批判精神。他本着批判的态度去研究古典哲学、经济学与空想社会主义学说,创造新的无产阶级哲学、经济学与社会主义学说。(五)读书要和实践结合。马克思反对空洞的理论和说教,认为读书和学习不是最终的目的,必须在掌握知识的同时做好实践工作。■
  本栏目编辑:曾洁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