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湖北省委
承办:中共湖北省委办公厅
   中共湖北省委政研室(省委改革办、省委财经办)

www.policy.net.cn

当前位置: 首页 > 政策文稿 > 本刊特稿

本刊特稿

灯光里的记忆

(发布时间:2019-10-13)

孙建冲


  夜深了,书桌上白色的触控台灯散发出柔和的光芒,铺洒在充满油墨香的书籍上。我抬头看了看那白色的灯光,它仿佛透过了时间的黑洞,照进了尘封的记忆之中。
  记得小时候,我家里最早用的是简陋的自制煤油灯,用墨水瓶做的灯身,铁片做的灯头,绒线做的灯芯。后来,煤油灯上档升级,换成了带灯罩的、可调亮度的罩子灯。在散发着黄色灯光的煤油灯下,那些全家人围坐桌旁共进温馨的晚餐、我和弟弟奋笔疾书写作业的场景……仍然在我记忆中时时浮现。
  随着蜡烛的普及,煤油灯也退出了历史舞台。昏暗的烛光下,父亲会铺开一叠稿纸,笔尖沙沙作响爬起了“格子”,往往一根蜡烛烧尽,一阙带着乡土味的诗歌便排列成行。我和弟弟喜欢趴在书桌上,时而用手拨弄灯芯,时而摆弄桌上的墨水瓶。坐在床沿上的“烛光里的妈妈”,一边缝补衣裳,一边轻声呵斥,让我们不要吵闹,可儿时的我们常常是不理也不顾。我们使用蜡烛很少用烛台,因此书桌上、收音机上到处都是蜡烛燃尽后留下的痕迹。有一次,伯伯家的电视机被蜡烛点燃了,差点把整个房间都烧毁了。
  一灯如豆,岁月如歌。小小的蜡烛,承载了儿时的酸甜苦辣,记述了我们的成长岁月。
  最让人记忆深刻的是2007年。那一年,老屋拆了,如饱经沧桑的老人归于尘土,一块块散发着历史沉香的青砖青瓦,一根根镌刻着往昔流年的古木旧柱,终于完成了使命,横卧在一边,默默地注视着旁边的两层小楼。父亲喜欢灯,他花了半个月工资买了一盏漂亮的吸顶灯,安装在厅堂天花板上。这盏灯由10个小灯组成,周围一圈7盏,中间3盏,灯罩是漂亮的莲花造型,整个灯给人一种高端大气的感觉。当灯光亮起的那一刻,整个房间都沐浴在一片柔和的黄色灯光中,这盏灯在人们啧啧的赞叹声和欣赏的目光中,着实“惊艳”了一把。
  这盏灯仿佛是家里的福气灯,它见证了我和弟弟的婚礼,见证了家里三个孩子的到来,见证了家里发生的翻天覆地变化。虽然现在样子老旧了,一年到头也亮不了几次,但是在每年大年三十的团年宴上,它仍然像一个忠实的守护者,睁开明亮的眼睛,注视着我们一家人的团圆和欣喜。
  伴随着城镇化急促的脚步,我们也在城市里购买了商品房。新房子装修时对灯具的选择越来越考究。卧室、儿童房、客厅、餐厅、卫生间……每个位置的灯具造型各异,营造出高雅、温馨、静谧等不同的氛围,成为了点缀房间必不可少的装饰品。
  灯光下的记忆,总是那么让人着迷、让人留恋。抚今追昔,新中国已经走过了不平凡的70年,国家发展日新月异,综合国力由弱变强,而这些灯具的推陈出新、更新换代,也从侧面折射出整个时代的变迁和人们生活方式的变化。灯具的发展没有止步,时代的脚步没有停歇。我想,我们每个人都应勇做新时代的奔跑者,努力用奋斗书写精彩人生,为明天留下更美好的记忆。■
  (作者单位:中共仙桃市委办公室)
  责任编辑:李 芳

上一篇:

下一篇:从鸿雁传书到电波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