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湖北省委
承办:中共湖北省委办公厅
   中共湖北省委政研室(省改革办)

www.policy.net.cn

当前位置: 首页 > 政策文稿 > 推荐阅读

推荐阅读

西方国家推崇的选举民主真相透视

(发布时间:2018-11-03)

刘敏军 吴怀友

  选举民主究竟有何魅力让资本主义国家对其推崇备至呢?马克思深刻指出:“每一历史时代的经济生产以及必然由此产生的社会结构,是该时代政治的和精神的历史的基础。”从这个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观点来审视,我们就会发现,资本主义国家只是“管理整个资产阶级的共同事务的委员会罢了”,在西方选举民主的表象下掩藏着资产阶级不能言说的真实意图。
  真相一:西方选举民主造就“权钱交易”的政治市场,为资本俘获政治提供公开合法的制度性平台
  在资本主义国家的选举民主中,各大资本(利益)集团以选举捐助(政治献金)的形式,出钱支持自己选中的代理人(如议员或总统候选人)参加竞选,代理人再用资本集团捐助的钱去争取选民手中的选票,争夺国家权力;选举获胜后,当选者再按选举捐助金额多寡论功行赏,对各捐助者或加官晋爵,或用手中权力制定有利于各捐助集团的政策予以回报,以确保资本增值和利润最大化。这样,选举民主实际上就成了各资本(利益)集团、政客与选民之间进行“权钱交易”的政治市场。
  有了选举这一政治市场,资本在政治领域中便有了用武之地。选举这一政治市场为“权钱交易”提供了合法化平台——选举捐助制度。2010年和2014年,美国联邦法院分别作出裁定,取消集团直接捐助候选人禁令和个人捐助上限。从此,资本可以公开地自由驰骋选举沙场。有人戏谑道:“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反腐败的最有效方法,就是将腐败现象合法化。”选举捐助制度铸就了西方民主的金钱政治底色,为资本俘获政治提供了便利渠道。研究发现,从1964年到2014年,美国大选中的获胜方,几乎都是募集选举捐款最多的一方。同时,获得权力方给予捐助者以巨额回报。据美国媒体披露,从2007年到2012年的5年时间内,美国200家企业在游说和竞选捐款方面共耗费58亿美元,却从联邦政府的生意和支持中得到了4.4万亿美元的回报。也就是说,在美国,企业在选举市场上投资的回报率高达1∶760。
  真相二:西方选举民主既有民主属性更有权贵禀性,是资产阶级利用民主的形式来行使权贵统治的基本方式
  从形式上看,资本主义国家的选举实行一人一票,同票同权,公开公平公正,所有职位对所有人开放。应当承认,与封建世袭制比较,资本主义国家的选举民主的优势是客观存在的,也曾在历史上发挥过重要作用。恩格斯在《德国状况》中指出:“就这一切而言,资产者真像是真正的民主主义者。”“但是资产阶级实行这一切改良,只是为了用金钱的特权代替已往的一切个人特权和世袭特权。”恩格斯提醒人们更应该注意,资本主义国家的选举具有亲精英的权贵禀性。列宁也一针见血指出:“极少数人享受民主,富人享受民主——这就是资本主义社会的民主制度。”在西方国家,选举民主的权贵禀性体现在:其一,选举总是附带各种限制性条件。在当代,虽然法律规定了人人享有平等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但是各种隐性的限制条件还大量存在,如选民登记要求提供详细身份证明文件,在投票地点和时间选择上设置障碍,等等。其二,选举是各类社会精英表演的舞台,选举过程是各类资源如金钱、出身、声誉、表演能力、口才、颜值等的大比拼,选举结果总是拥有丰富资源、良好形象、能言善辩的候选人胜出。其三,选举民主总是由实力雄厚的资本集团和名声显赫的政治家族把持和操纵。美国号称是西方民主的典范,其总统选举却总是由几大显赫家族所操控,英、法、德、意等资本主义国家也是如此。
  真相三:西方选举民主有分散和诱导民众力量的功用,为资产阶级打压社会底层的广大普通民众提供了工具
  在许多西方资产阶级思想家看来,民主就是多数人的统治。他们笃信亚里士多德曾经说过的一句话:穷人的统治必定会侵犯有产者的私产。19世纪法国政治思想家托克维尔将亚里士多德的观点进一步发挥,并创造了一个新词——“多数暴政”。这个词一经提出,即在西方知识精英中广为流传,表明整个西方精英阶层对真正民主心怀担忧与戒备:他们担心作为多数的无产阶级及其他劳动阶级掌握政权,真的会均分作为少数的资产阶级的财产。所以,西方资产阶级精英为了保护少数有产者的财产,就去限制、改造、驯服真正的民主。西方国家之所以钟爱选举民主,就是为了利用选举来分散人民力量,使之不能团结起来与自己进行对抗,从而达到保护资产阶级利益、维护资产阶级统治地位的目的。
  真相四:西方选举民主以形式民主取代实质民主,借选举授权之名禠夺人民参与管理国家事务的权利
  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政界精英和知识精英齐心协力,将选举包装打扮成为民主的标志。一方面,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一步一步地扩大民众的选举权,顺势地将民主简化为选举。另一方面,西方理论界也完成了“选举即民主”的论证。1942年,美国经济学家熊彼特提出民主的新定义。他指出:“民主方法就是那种为作出政治决定而实行的一种制度上的安排,在这种安排中,某些人通过竞取人民选票而得到作出决定的权力。”从此,西方政治学界“主流的方法几乎完全根据选举来界定民主”。选举成为民主的本质,民主制度的其他特征都由选举产生。简单一句话,“选举等于民主”成为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民主政治的金科玉律。
  选举变身民主,给民主带来一系列重要改变:一是将人民变成选民。二是将人民决定问题的权力放到第二位,而将选举挑选国家领导人放在了第一位,其实就是用选举的民主形式排除了人民决定和管理国家事务的实质权利。三是变人民主权为人民授权。人民主权是指国家权力属于人民,是人民当家作主,是人民自己行使管理国家事务、社会事务、经济文化事业的权利;人民授权则是人民把本属于自己的权利让渡出来,然后委托给选举出来的代议者代为行使,实际上是人民权利的异化。四是将多数民众民主变为少数精英民主。
  上述种种变化,实质上是以形式民主取代实质民主,不仅没有促进民主的发展,相反是对真正民主的背叛。从表面上看,西方国家领导人的权力是选民经选举授予的。但实际上,选举只是统治精英利用选民投票形式,赋予自己行使领导和管理国家(当然包括选民)权力合法性的便捷途径。而选民收获的只是短暂的当家作主的心理体验,却要付出让渡亲身参与决定和管理国家事务权利的代价。对此,卢梭早就有过精彩的评论:“英国人民自以为是自由的;那他们是大错特错了。他们只是在选举国会议员期间才是自由的,议员一旦选出,他们就是奴隶,他们就等于零了。”
  从理论上说,选举是国家治权问题。而民主关注的是国家主权归属问题,实质上是人民与国家的关系问题,也就是国家政权由谁来掌握的问题,表明国家的性质。一个国家的主权与治权可以统一行使,也可以分开行使;可由主权者亲自行使,也可以由选出的代表行使。民主的内容除民主选举外,还有民主决策、民主管理和民主监督等。显然,西方国家将民主仅限于选举,是片面的,是有预谋的:借选举授权之名,巧妙地将人民排除在国家治理之外,褫夺了人民参与决定和管理国家事务的权利。■
  (作者单位:湖南科技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本文摘自《红旗文稿》)
  本栏目编辑:曾洁玲

上一篇:

下一篇: 毛泽东诗词与中国气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