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湖北省委
承办:中共湖北省委办公厅
   中共湖北省委政研室(省委改革办、省委财经办)

www.policy.net.cn

当前位置: 首页 > 政策文稿 > 党的建设

党的建设

构建党建引领城市基层社会治理新格局

(发布时间:2021-08-12)

湖北省社科院课题组


  “十四五”时期,我省城市化进程将进一步加快,新兴城市群迅速崛起,预计到2025年,武汉“1+8”城市圈的城镇化率将达到70%以上。随着城市人口基数越来越大,城市基层党组织和党员数量持续增长,城市基层社会治理任务更加繁重,党建引领城市基层社会治理将面临更多挑战和困难。省社科院课题组赴全省多地进行调研,深入了解党建引领城市基层社会治理情况,提出构建党建引领城市基层社会治理新格局的对策思考。
  一、新形势下党建引领城市基层社会治理存在四大矛盾
  总体来看,当前我省城市基层党建引领社会治理成效显著。党建引领工作体制机制不断创新,活动载体不断丰富,基层党组织为民服务水平和能力持续提升,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显著增强。调查数据显示,97%的受访党员、居民(以下简称受访者)认为,近年来社区的整体面貌有所改善(其中约62.5%受访者认为改善成效显著);80%的受访者认为基层党组织在基层社会治理中发挥了领导核心作用,但同时存在一些突出矛盾,需进一步推进党建引领基层社会治理体制机制创新,改善治理效果。
  (一)党建引领社会治理氛围浓厚与科学认识不到位的矛盾。思想是行动的先导。在党领导社会治理的实践中,党建引领基层社会治理已成为一条成功经验,并在基层形成了浓厚的社会氛围和思想共识。但是,在思想认知中,一些党员干部仍存在对党建引领基层社会治理科学认识不到位的现象,主要表现在:一是认知不够清晰。调查显示,仅有56%的受访者十分清楚党建引领基层社会治理相关工作。许多受访基层党员干部对“您是如何理解党建引领基层社会治理”的回答都是泛泛而谈,没有与自身工作相结合,表示各级文件里经常提,但讲不清楚究竟是什么。二是将党建引领等同于行政化。部分基层干部认为党建引领主要是建制度、配人员、喊口号,将上党课、参加红色教育活动、参观红色景区当作是党务工作,忽视锻炼队伍、服务群众等作用。三是党建引领的功能随意扩大化和无限虚化。有些基层干部认为党建引领就应该时时事事把党建挂在嘴上,讲话、办事、写报告都应该跟党建拉上关系,这样才能适应新形势需要,才不会出错。
  (二)区域化党建资源丰富与资源供给悬浮的矛盾。区域化党建已是加强基层党组织建设的重要举措。在理想情境下,区域内的组织、党员、阵地、资金等基层党建资源得到有效整合,党员教育管理方式得到进一步创新,并为基层社会治理创新带来强劲驱动力。然而,实践中,各主体单位仍缺乏主动融入城市基层社会治理的意识,区域化党建未能发挥应有作用,主要表现在:一是主体合力不足。目前,大工委、大党委的班子多是体制内事业单位组织的负责人,开展工作的形式主要是区域化党建工作联席会议。在实际运行中,领导体制松散,更像是一个松散的联谊平台,发挥更多的是联系、议事作用,推进区域重点工作的合作共建的具体项目不多,实效性不强,对各方党建工作的推动作用也十分有限。二是资源分布不均。不同城市间、同一城市不同地区间(中心城区、近郊区、远郊区)社区的驻区单位在数量、资源、种类以及单位领导配合程度上都存在较大差异。如,处于武昌中心城区的放鹰台社区有26个省直单位,而有些郊区社区没有驻区单位。这种服务资源分布不均是制约区域化党建整体水平提升的一个重要因素。三是跨域跨界协调困难。驻区党建单位参与社区治理的行为模式单一,在处理社区内一些需要跨越组织的传统管辖区协同处置的公共事务时,如安全联防、市容治理等,存在“组织内部协调容易,组织之间、公私之间协调困难”的现实困境,并且越到基层就表现得越明显。四是资源分配“冷热不均”。区域化党建项目主要服务于社区居民,多数扶困帮困项目甚至只服务于弱势群体,没有照顾到参与共建的驻区单位和在职党员的需求,难以调动驻区单位与在职党员的积极性。
  (三)社区信息化推广程度高与使用效用低的矛盾。经过多年建设,我省城市社区信息化的发展环境进一步优化,信息化应用范围、面向社会公众的便民服务能力有了较大进步。社区基本都建立了“社区网格化+社区微信群”的服务模式,但从目前媒介使用情况来看,社区信息化使用的整体效能水平并不高,特别是在资源共享、为居民分忧解难,有效动员、联系、组织居民等方面还有较大提升空间。一是多口重复采集。政府的各类业务信息在基层形成“纵强横弱”的局面,基层数据采集、更新和维护的信息化应用机制还需完善,多口重复采集未能有效改善,难以满足基层信息资源共享的迫切需求。二是便民利民服务工作效率不高。公共服务延伸至基层的信息化支持缺乏规划,社区的网格和数字平台主要用于统计和上报数据,满足考核要求的工作量,与居民群众的实质性互动不够,对于社区居民的诉求和意见回应不足,缺少专门人员解疑释惑,也缺乏对社区居民各种诉求信息的数据分析和挖掘,一些重要信息没有开发成为辅助社区决策的资源。诸多社区的公众号内容信息量大,重点不突出,没有及时更新;对于群众切身利益的敏感问题、无法解决的问题,采取回避、轻描淡写的方式,未能满足群众需求。三是缺乏专业信息化人才。街道和社区居委会拥有的计算机数量不断增加,但基层IT服务专业人员数量较少,街道和社区的计算机维护主要由街道网管、志愿者或服务商承担。
  (四)工作创新亮点多与作用发挥不够充分的矛盾。全省各地围绕基层党建引领基层社会治理创新,积极探索社会治理新路径,并取得一定成效。如,武汉市武昌区的“红色业委会”化解纠纷,曾获得全国党建引领新时代创新社会治理的最佳案例。虽然各地党建引领基层社会治理的创新方式层出不穷,但实际效果却并不理想,主要表现在:一是创新“名不副实”。面对城市快速发展和群众向往美好生活的新形势,一些基层党组织出现本领恐慌,提不出好想法,拿不出真举措,为创新而“创新”,借“标准化”之名,频频使用“工作法”“新体系”等词汇,实则是在旧工作上造新词,做出花样繁多的党建工作法。二是组织动员服务群众不够。部分基层党组织抓基层党建任务不清、路径不明、标准不一、办法不多,干部作风不扎实,联系服务群众不深入,教育引导群众不经常、缺办法。有的社区不经常组织发动群众,志愿者力量储备不够,社区治理活动基本上是下沉党员干部顶在前面。三是解决难题不够。部分基层党组织以执行上级决策为主要功能,在激活党组织、满足基层治理方面则不断弱化,越来越脱离群众。部分基层党组织把简单的组织发动群众看成是服务群众,虽然组织的活动内容较多,但缺乏有效性,并未真正解决群众的实际问题,不被群众认可。调查显示,近55%的受访党员、群众认为“老旧小区改造、危房改造、公共设施维护等矛盾没有得到有效解决”(见下表)。若此类问题久拖不决,将导致问题升级、发酵,更为严重的是造成干群关系紧张,加剧群众对基层党组织的不信任,应引起重视。
  二、对策思考
  (一)加强理论武装,深化宣传教育,科学掌握党建引领基层社会治理的精髓要义。以开展百年党史系列主题教育为契机,继续把学习教育作为准确把握党建引领基层社会治理创新深刻内涵与精神实质的重要抓手,及时纠正基层社会出现的不合时宜甚至是错误的认识、观念,教育广大党员干部正确认识党建引领基层社会治理的要义及其作用。一是加强专题学习。在各类专题读书班、学习班、辅导班中充实有关党建引领社会治理的学习内容,切实加强基层党员干部对党建引领基层社会治理的科学理解。二是强化宣传输送。加大“线上”+“线下”宣传,在街道办、社区居委会和社区的显著位置,悬挂横幅、张贴标语,利用微信公众号、微信群等新媒体平台,采取图文并茂的形式,对党建引领基层社会治理进行及时、科学、全面的解读和宣传,帮助党员、群众无偏差地理解党建引领社会治理的内涵,提高群众拥护基层党组织和参与基层社会治理的积极性。三是深化示范引领行动。深入推进城市基层党建示范引领专项行动,加大城市基层党建与基层社会治理各个领域的融合力度。如,襄阳市通过开展城市基层党建示范引领行动,打造出一批城市社区党建引领基层社会治理特色品牌,并以这些示范点为依托,持续推动基层党建引领基层社会治理工作走实走深。
  (二)转变联建观念,深化融合联动,推进区域化党建工作体制机制创新。一是转变区域化党建理念。进一步解放思想,以深化街道社区管理体制改革为抓手,摒弃主要给基层更多权力和财政支持的行政认知,建立社会本位、市场本位的思想认知,进一步提升街道、社区整合资源能力,畅通协作通道和健全合作机制,用丰富的党建资源而非行政格局为基层党组织助力。二是将区域党建的基层视域转向整体视域。在资源共享的现代化思维指导下,区域化党建的视野要从基层转向党的整体,打破行政化思维和属地化思维下形成的党建资源“壁垒”,更多关注联结单位、行业及各领域党组织的联动资源,建立多层级的区域党建共同体,形成区域统筹、条块协同、上下联运、共建共享的城市社区治理格局。三是从固化区域整合向弹性区域整合转变。在现代化党建思维下,树立资源整合意识,区域化党建中的“区域”可以打破固定的属地设置,可以是为完成某一项任务以资源重组为主要特点、临时形成的弹性区域,这种弹性区域既更加灵活,更节约组织成本,也有益于打破区域化党建资源不均衡的局面,提升区域化党建的整体水平。四是将区域化党建平台与社区协商治理机制有效衔接。在街道、社区党组织统筹之下,将区域化党建平台与社区协商治理机制有效衔接,通过三项清单,真正解决群众实际问题。在社区共治议题上,统筹考虑居民需求、在职党员需求、特殊群体的差异化需求等,尽可能地涵盖最广大社区利益相关者,在区域化党建资源和服务交换平台上找到所需资源,形成区域化党建的“大联动”格局。
  (三)深入推进“智慧社区”建设,运用数字治理,提升社区信息化整体水平。一是强化制度保障。针对智慧社区信息化建设过程中的信息安全风险问题,有关部门要加强对智慧社区及其信息化建设的制度设计,确保其科学、高效、规范化发展。二是持续完善智慧党群服务平台功能。综合学习外省城市社区智慧党建模式。如,宁波海曙区的智慧党建中心具备党建大数据分析技术,在体验诊疗、监测分析和辅助决策方面发挥较大作用。辽宁将智慧党建网络、政府服务热线、智慧城市管理中心、行政执法平台、综合治理网络、“8890呼叫平台”等各类网络服务功能整合到“一张网”上,以精准调度力量、智能分派任务、优化配置资源,推动社会治理服务由人力密集型向人机交互型转变。三是加强专业技术人才培养。建立常态化的网络社区专门人员负责机制与维护机制,除发挥好互联网的信息传播功能外,应更加注重挖掘互联网的“交互功能”。四是大力推行数字治理。从智慧党建的发展方向入手,加强对社区居民意见表达和利益诉求等相关数据信息的收集与分析,打破倚重于活动型事务为主要内容的网络社区建设模式,转向以社区居民“急难愁盼”问题为主线。如,积极推动“码上办事”网上便民服务,可借鉴浙江金华婺城区明月楼社区每个楼道张贴二维码,居民“扫一扫”就可联系所需部门的经验做法,提升治理精准度。
  (四)抓好基层党组织建设,夯实党建基础,提升党建引领基层社会治理能力。一是加强基层党建的标准化建设。基层党建引领基层社会治理的前提是基层党建工作自身的规范化、标准化。各地基层党组织需结合实际,建立相对明确的标准,如组织建设标准、榜样示范标准、履职规范标准、干部评价标准等,为基层党支部开展党建工作明晰任务、明确路径、统一标准,让基层党组织和党务工作者操作有规范、方法易掌握、评价有标准、效果可测评,保证基层党建工作有效开展,更好服务基层社会治理。二是成立基层党建与基层治理领导协调议事机构。鼓励各地区在国家和省级统一标准规定前提下,成立基层党建与基层治理领导协调议事机构,从机制上解决党建和治理“两张皮”的问题。三是加强社区党务工作者队伍建设。进一步完善社区工作者职业体系,采取各种可行方式对社区党务工作者进行教育培训。街道、社区可以与职业学校建立合作关系,通过积极“自我推销”,鼓励更多在岗前已经持证的大中专学生进入社区工作。加大在岗培训力度,通过资源整合,设立多种形式的“社区干部实训基地”,让社区干部在干中学、学中干,做到学有所用、用以促学,提高社区工作者服务的专业性。■
  课题指导:
  袁北星 省社科院副院长、研究员
  课题组成员:
  杨中艳 省社科院办公室助理研究员(执笔)
  李美虹 省社科院办公室副主任
  杨 丹 省社科院马克思主义研究所副所长
  焦 帅 省社科院机关党办助理研究员
  王 典 华中科技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研究生
  周亚柔 省社科院马克思主义研究所硕士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