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湖北省委
承办:中共湖北省委办公厅
   中共湖北省委政研室(省委改革办、省委财经办)

www.policy.net.cn

当前位置: 首页 > 政策文稿 > 东湖文苑

东湖文苑

都市淘宝记

(发布时间:2024-04-08)

刘益善

  武昌红巷古玩城里,我的朋友盛茂柏开了个小字画店。我常去他的店子喝茶聊天,谈文化谈艺术。茂柏说艺术品是需要打捞的,这需要缘分。他给我讲了他淘到几件字画的故事。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盛茂柏从工作单位退休,住在武昌九龙井。一天早上,他步行去附近的银通旧货市场,这是他最喜欢做的事情。在旧货市场,那些摆着的各种各样的物件,有真货有假货,真货假货里面深藏着契机,就看你的眼光与机缘了。
  盛茂柏穿过几条逼仄的深街小巷,信步而行。这时,他的身后响起“让一下”的声音,他忙避到巷边。一个挑着破烂担子的捡荒者随声而到,就在擦身而过的瞬间,他被棍子一样的硬物杵了一下。他定眼一看,破烂担子中歪躺着一卷书画,杵了他一下的是木质画轴。
  这是盛茂柏喜欢淘的东西,他忙喊住拾荒者,让拾荒者把担子停下,他要看看这卷画。
  盛茂柏打开破烂担子的那卷画,画轴一展开,七十四叟赵合俦的签名便跃入眼帘。这是幅六尺整纸紫藤八哥大中堂,上画一株虬枝腾跃的老藤,着万朵浓淡深浅紫花,而纯以浓淡墨出之的十余只八哥,或翩飞,或扑跳,或栖立,营造出一片勃勃的生机。
  盛茂柏知道,赵合俦是湖北黄冈人,早年肄业于北京美专的徐悲鸿门下,后获定额指标赴日本留学,归国后,是名流的座上客,一直雅负时誉于汉上画坛。尤其是他腕底姿态各异又互相顾盼的八哥,更是生机蕴蓄,极尽巧夺天工之妙,他素享“赵八哥”之名。
  盛茂柏问拾荒者:“这个画你要卖多少钱?”
  拾荒者答:“我是五元钱收的,养家糊口辛苦一场总得卖个二十三十元吧!”
  盛茂柏翻了几个口袋都没找到零钱,只有五十元一张的票子。他看拾荒者一脸沧桑,很不容易,就把一张五十元的票子递给拾荒者,说:“都给你,不用找钱了。”拾荒者感激不尽。盛茂柏给了拾荒者一张名片,说:这上面有我的电话,你再收到破字画就告诉我。
  不久,拾荒者打来了电话,说他在老城区拆迁的地方收到了十多卷旧书画,有人追着他要买,他不肯,一定要先给盛茂柏看了再说。
  盛茂柏急急忙忙地赶到拾荒者住的地方,看完了那十多幅书画后,抑制着兴奋对拾荒者说:“谢谢你的信用和对我的关照。实在地说,这幅郭沫若的字,吕凤子的画,四幅小名家的画,还有五幅进士的对联,都是真迹。我估计了一下,这批书画要是经过我的手收拾运作,能够卖到十万块钱左右。”
  盛茂柏说:“我把这批书画买下,你出个价吧!”
  拾荒者说:“那你给五万块钱就拿去吧!”
  盛茂柏说:“我给你六万块钱,你卖给我吧!”
  “好!”拾荒者不假思索地回答后,这笔交易成功了。
  另有一年夏天,吃过晚饭,天色尚早,盛茂柏告诉妻女说他出去散散步。从武昌九龙井住的地方到武泰闸旧家具市场不远,他想干脆溜达到那里,顺便淘个木箱子装书画。武泰闸有个旧家具市场。
  盛茂柏看了看那些待售的旧木箱,不是太大就是太破,都看不中。他准备打道回府,择日再来,反正也不等着木箱子用。
  盛茂柏正欲回家时,眼睛扫了扫其他几家小店,不料在西头最末一家店子里,他发现了一只四角包着镂花铜片,饕餮铺首上横着一把老式旧锁的大木箱。他连忙走近,细看之后确定,这木箱是红酸木做的,实属保存得比较好的晚清家具。
  见盛茂柏在打量木箱,店主就热情地踱了过来,笑着说:“这箱子的用料全是红木。”
  盛茂柏一听,心想这店主倒是很懂行的,看来不会便宜卖。见机行事吧!便问:“你要多少钱呢?”
  店主回答:“少于一万不卖!”很干脆的话,似无还价余地。
  盛茂柏没有搭话,再细看那木箱,按说也值,这个价买下,如果出手,没有什么利润空间。继而一想,这么好的一只箱子一旦漏掉,今后再找也就难了。何不下个决心,把它买下,用来装书画,也奢侈一回。
  想到这里,盛茂柏下了决心要买这箱子。为了防止箱底有滥竽充数的杂木,他要店主把箱子打开看看。
  店主打开了锁,揭开箱盖,只见里面满是横七竖八的卷轴,有的没有天杆,有的没有地杆,残破不堪,霉气扑鼻。盛茂柏用手在鼻子下直扇,驱除霉气。
  店主怕盛茂柏嫌脏,砸了生意,慌忙向他解释:“这些破烂我本想清理扔掉,原主人怕弄脏了他新装修的豪宅,求我原封不动地带走,还付我劳力费。我还没来得及清理扔掉,你就来了。我马上把这些破烂清理扔掉,这好办。”
  盛茂柏连忙阻止说:“不必了,我要买了,再清理也简单。”他说着顺手捡了一卷展开,仅仅看了题款,他就认定了它是绝无疑义的任伯年真迹。可以想象,这里面的破烂到底还有些什么,真不敢说。
  店主开始探价:“那你给多少钱呢?”
  盛茂柏说:“你这只箱子是白捡的,人家还恨不得付你劳力费。既然分文未花,你要一万是不是太多了点?”
  “你不要管我是白捡还是不白捡,我这做生意的,赚钱是第一,这是全红木的箱子,绝对值一万。”店主说。
  做生意确实是这个理:你赚你的,我赚我的,卖家来得便宜,是人家的运气,跟买家毫不相干。想到这里,盛茂柏本想立即付款,买下运走。
  就在盛茂柏准备接受店主的要价时,冷不丁传来个女人甜脆的声音。这是在一旁做饭的老板娘说话了:“算了算了,就给八千八吧!这个数字吉利,交个朋友。图个下次吧!”
  老板娘的话无异于给盛茂柏送来了一架梯子,盛茂柏赶紧顺着梯子往下爬,同时心里嘀咕,不图下次,只求这次成功。他便冲着老板娘说:“我虽不是你们的常客、熟客,但好歹也是个顾客,进店这么半天,茶不茶烟不烟的,老板娘金口难开,就凭老板娘这好听的嗓子,我也得给个面子。”
  老板娘“扑哧”一笑:“你还真会开玩笑吔!”
  随着老板娘的笑声,木箱的买卖也就成交了。
  盛茂柏把木箱运回家中,汗都来不及擦,就迫不及待地把箱子打开,把那些卷轴仔细地抱出来,一件件地展开。除任伯年的真迹外,还有高邕六尺对开书法四屏、吴华源六尺对开山水四屏、高奇峰四尺整纸松鹰一幅、吴昌硕四尺对开石鼓文一屏、蒲作英六尺对开墨竹横披一幅,总共有二十多幅。而且,幅幅同一上款,幅幅都是绝对真迹。
  我们在盛茂柏红巷小店喝茶时,我说民间确实有一些艺术品,破烂了,后人把它当垃圾看,遇到盛茂柏这样的内行,才能够打捞起来当作宝贝,这也是一种抢救呢。
  盛茂柏说,看着得到的这些字画,先要感谢它们的原主人精心保存,还要感谢那收旧货的人,总算没有将它们扔掉、烧掉!他觉得自己得到了这批字画,只能说是一种缘分,如果他没有和拾荒者的偶遇,如果他没有去武泰闸旧家具市场,如果他在临走时没有那一瞥而看见这只木箱,这一切就要失之交臂。
  于是我就写了这篇都市淘宝记,以记其事。

(作者系湖北省作家协会原副主席)
本栏目编辑:宋星霖

上一篇:吒溪河游记

下一篇:寻春(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