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湖北省委
承办:中共湖北省委办公厅
   中共湖北省委政研室(省改革办)

www.policy.net.cn

当前位置: 首页 > 政策文稿 > 东湖文苑

东湖文苑

磨难未必是坏事

(发布时间:2018-11-04)

周 军

  儿时看《三国演义》,知道了“三国周郎赤壁”;后来读《念奴娇》词,又知道了“北宋东坡赤壁”,才清楚赤壁原来一文一武,本不是一地。二者都在湖北境内,相距不过二百公里。有一年参加“三国古迹游”,凭吊赤壁古战场后,我突发奇想,便一路追赶,从赤壁市的武赤壁赶到了黄冈市的文赤壁,寻觅那“千古风流人物”。
  穿过“东坡赤壁”门楼,我沿着狭窄的山径蜿蜒而上,径直奔向临江峭立的赤壁矶。站在赤壁矶头,极目远眺,万里长江尽收眼底,赭红色的陡峭岩石似城壁一般耸立,任凭“乱石穿空,惊涛拍岸”的冲击。
  这个并非火烧鏖兵、只因岩石赤红而被称为赤壁的地方,之所以又叫“东坡赤壁”,并被尊为文赤壁,是因为苏轼留下了“两赋一词”的千古绝唱。
  当时,苏轼因“乌台诗案”被贬至黄州。名为被贬,实则流放,“黄州团练副使、本州安置”的苏轼,其实就是黄州官府代为看管的犯官。没有薪资收入,他只好开垦荒地耕种,自食其力。没有房屋居住,他就在田间盖起几间农舍,建成时适逢大雪纷飞,索性在四壁画满雪景,取名“雪堂”。荒地位于城东,他就以白居易被贬忠州作《东坡种花》诗自比,干脆将此地取名“东坡”,自号“东坡居士”。从此,中国文学史上最为光彩夺目的“东坡居士”名号,就这样“苦中作乐”地诞生了。
  黄州东坡的烟雨清风,哺育他“一蓑烟雨任平生”的潇洒豁达;雪堂的聊避风雨,潜化他“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新凉”的人生顿悟;赤壁的滚滚江水,赋予他“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的壮阔胸怀。
  被贬黄州,对于苏轼的仕途功业而言是一个失意的低潮,但却是他人生境界透悟的至高升华,更是他文学创作的一个全新的巅峰。远离了官场倾轧,远离了人世浮沉,他迷恋于江上清风、山间明月,驾一叶之扁舟,飘游于天地之间。面对滚滚东逝的长江水,他把对历史的思索与人生的感悟,凝集在了长江边的赤壁。于是,光照千秋的《赤壁赋》 《后赤壁赋》 《念奴娇·赤壁怀古》等作品流于笔下,照亮了大宋文坛。
  黄州成就了苏轼平生最完美的“功业”。在黄州四年多的时间里,是苏轼文学创作最辉煌的时期,创作数量之多、质量之高,令人叹为观止。至此,他涅槃重生,在诗、文、词、书法、绘画等领域,登上了常人难以企及的高度。可以说,在黄州赤壁应运而生的“两赋一词”,是苏轼最经典的作品。《赤壁赋》 《后赤壁赋》是宋代最杰出的辞赋,《念奴娇·赤壁怀古》更是豪放词的扛鼎之作。
  “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回眸处,忽见一尊苏轼立像面对大江昂首挺立,衣髯飘逸,神采悠然。千百年来,长江滚滚东逝,浪花淘尽英雄,却淘不走瑰伟灿烂的文化,那些惊才绝艳、傲视千古的雄文伟词,依然在历史的江河中奔腾不息。■
  (作者单位:中国城市经济文化研究会)
  本栏目编辑:姜晓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