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湖北省委
承办:中共湖北省委办公厅
   中共湖北省委政研室(省委改革办、省委财经办)

www.policy.net.cn

当前位置: 首页 > 政策文稿 > 论点辑要

论点辑要

莫将调研变指导等6则

(发布时间:2019-12-13)

莫将调研变指导


  陈军在2019年6月10日《中国纪检监察报》撰文指出,现实中,调研与指导错位的情况并不少。比如,有的下基层调研不是去找答案,并不留心座谈会上基层同志发言时讲了啥,而是带着答案去印证自己决策的“正确性”;有的不接地气、不明实情,对基层工作眼中只看到不足,没有向基层群众汲取智慧的虚心和耐心,一开口就是“你们应该这样应该那样”;有的好大喜功,搞政绩工程,不顾本地实际情况,生搬硬套外地经验,造成“拍脑袋”决策,留下“烂尾工程”“后遗症”;有的在调研中放不下“身份感”,不搞层层陪同就感觉没有调研的架势,把调研当成表演,有脚本、有经典路线、有“会说话”的群众演员,结果官僚主义做派与形式主义应对一拍即合。如果调研是主观的、虚妄的、高高在上的,决策指导就会是空洞的、失当的、脱离实际的。“没有调研,没有发言权。”调研是在现象中找规律、在群众中汲取智慧、为解决问题找办法,而不是情况没摸清、问题没找准,就随性地指导、“拍脑袋”决策。大量工作实践证明,想要真正做到实事求是,就要眼睛向下、脚步向下,到实践中去,到群众中去。有什么样的调研,就有什么样的决策。作为上级机关、领导干部,在开展调研时,当思考如何有效进行调研、正确处理好调研与指导的关系,让调研真正推动工作、解决问题。
  当前国际格局两极化竞争的核心是技术优势
  阎学通在《国际政治科学》2019年第2期撰文指出,美国遏制华为5G,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中国崛起对美国制定国际规则主导权的冲击。所有国际规则都是依据相关事物的最优水平制定的。也就是说,拥有最大技术优势的国家具有最大的技术标准制定权。技术优势包括了技术水平优势和价格优势两个方面。近年来,中国与美国在技术上的差距呈现缩小趋势,在个别领域甚至超过美国。这难免使美国担心中国在技术创新上超过美国,因为中国创新能力超过美国意味着中国综合国力将超越美国。为了抑制中美实力差距缩小的速度,美国借助盟国力量共同遏制华为,符合其在两极格局中进行竞争的传统策略。其他国家在5G问题上面临着在中美之间选边的压力,在通信技术领域里,选边的原则不是政治制度的异同,而是技术和价格的优势。发达国家在5G问题上的不同立场,反映出意识形态对国家关系的影响力在下降。中国缩小与美国在技术面的差距,同样促使人们怀疑美国制度在技术进步中的优势。如今,人们越来越多地从技术合作和竞争的角度而不是意识形态的角度判断国家间的关系。
  重大经济风险治理方法
  李明在《行政管理改革》2019年第4期撰文指出,重大经济风险的治理方法包括以下几种:一是市场为基础的治理方法。市场为基础的机制设计,应当成为重大经济风险治理的基础性方法。但是,政府也需要在就业、教育、社会保障、医药卫生、食品安全等方面,承担起有形之手的职责,近期尤其要解决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并加大援企稳岗力度,落实好就业优先政策。二是充分考虑经济政策对公众心理预期的影响。经济形势是客观的,但是政策主体心理有主观性,公共政策是连接公众心理和客观市场的纽带。金融市场是对公众心理反映最敏感的市场,政策制定应充分考虑市场参与者的心理预期,才能起到有效的市场调控作用。三是重大经济风险制度改进方法。重大经济风险既是危机也是机遇,经济领域中的很多创新就是在危险压力下产生的。后危机时代金融业宏观审慎监管制度的形成和发展,就是危机压力后制度变迁的范例。在风险压力下,通过风险事件的发生,可以使得人们达成变革的共识,同时也能够找到经济运行过程中的缺陷和薄弱环节,对照所发生的重大风险,积极推进经济制度的改革和变迁。
  社会保障中的“中国智慧”与启示
  白维军在《内蒙古社会科学》2019年第3期撰文认为,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我国现代社会保障的发展与变革体现了丰富的“中国智慧”,为中国未来社会保障的发展以及世界社会保障建设提供了经验与启示,具体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第一,社会保障深远的政治考量。通过考察我国现在社会保障理念与政策的演变可知,作为国家治理的重要手段,社会保障不应被视作经济建设的配套措施。在国家治理体系中,社会保障不应处于从属地位,而应从政治统治、政权维护的视角赋予其崇高的政治地位,在与其他制度平等对待的基础上更多地体现出社会保障的政治功能,展现其宏大的政治想象力。第二,社会保障醇厚的人文关怀。在我国现代社会保障理念与政策的演变中,我们也看到了人文精神的弘扬和公平正义的回归,社会保障从最初的过分强调效率和“保基本”发展到现在的追求公平和有质量的生活,最大程度地体现了以人为本的精神。第三,社会保障由“器”及“道”的方法进路。我国现代社会保障理念与政策的演变还说明了社会保障需要逐渐从“器”的层面走向“道”的真理,最终实现道器并济。
  社会经济地位、性别不平等与性别角色观念
  王鹏、吴愈晓在《社会学评论》2019年第2期撰文指出,性别角色观念代表了人们如何看待男性与女性的社会角色,它从另一个维度反映了社会的性别平等状况。作者利用“2010年中国综合社会调查”(CGSS2010)数据,从社会整体和家庭内部探讨了社会经济地位、性别不平等与性别角色观念之间的关系。研究发现如下:第一,个体在社会结构中的位置影响其性别角色观念。社会经济地位越高,性别角色观念越开放。教育具有重要的启蒙作用,教育程度越高,越容易理解多样性和差异性。收入越高,意味着拥有更多的经济自主性和选择不同生活方式的能力。职业位置和经验会影响到人的价值观。第二,社会结构位置对性别角色观念的影响存在性别差异。整体而言,在更高的社会结构位置中,女性的性别角色观念比男性更开放。具体地说,在低教育程度的群体中,女性的性别角色观念比男性还要保守,但是随着教育程度的增加,特别是在高等教育程度的群体中,女性的性别角色观念得分远超男性。第三,女性的性别角色观念受到夫妻间相对教育程度的影响,教育程度高于配偶的女性,性别角色观念更开放。从整体而言,男女两性拥有的社会资源正在向平等的趋势发展。在国家和社会层面上继续提高女性的教育水平可能是推动性别平等的重要途径。
  经营和治理世界更需要学习
  张文木在2019年6月24日《北京日报》撰文认为经营和治理乃至改变世界,光有雄心壮志是不够的,我们还要善于学习。今天的中国转为世界经济、世界政治的一部分。今天中国的国家利益如此深刻地卷入了世界,以致中国人不能不考虑经营和治理世界的问题。学习的目的是为了善于建设一个新世界,不仅仅要向我们的朋友学习,还要向我们的对手学习。为此,总结英国、美国、苏联经营和治理世界经验是绝对必要的,是中国将来能够平等地与其他国家参与经营和治理世界的必要条件。参与经营和治理世界,需要知识,更需要经验,尤其需要血写的经验。经营与财富及一般的知识不同:财富可以继承,一般的知识可以通过强化训练快速掌握,而经验既不能直接继承又极难强化掌握。“政策的任务就在于尽可能正确地遇见到别人在现成的状况下会做些什么。这种远见的能力,很少是生来就能达到这种程度,以致不需要相当的实际经验和个人知识,就能发挥作用。”俾斯麦的这句话是说给当时的德国人听的,但也许对我们今天长期处于和平年代的中国更有意义。■
  本栏目编辑:姜晓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