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湖北省委
承办:中共湖北省委办公厅
   中共湖北省委政研室(省委改革办、省委财经办)

www.policy.net.cn

当前位置: 首页 > 政策文稿 > 论点辑要

论点辑要

中国共产党建党精神的属性、定位和特质

(发布时间:2021-04-22)

  齐卫平在《廉政文化研究》2020年第6期撰文指出,中国共产党在百年奋斗的光辉历程中创造了各种各样的精神,其中以开天辟地为核心的建党精神是N个精神的集成性综合。把握建党精神的内涵,既要结合党的百年奋斗实践中各个时期具体精神的创造,更要注重宏观层面上历史整体的贯通。“红船精神”是建党精神的集中体现;建党精神与“红船精神”同时生成,时间序列上处于同一位置;“红船”启航,建党精神发端,建党精神与“红船精神”共同组成中国共产党革命精神之源。建党精神是中国共产党在领导革命、建设和改革整体实践中各种各样具体精神生成的“母体”,具有培育中国革命精神的总源泉的意义。中国共产党是民族精神的传承者和实践者,是时代精神的倡导者和带头者,建党精神具有彰显中华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的总脊梁特质。深入研究和深刻把握建党精神的属性、定位和特质,意在把它内化为中国共产党人接续奋斗的前进动力,内化为夺取新时代伟大胜利的战斗能量。中国共产党始终站在时代前列,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核心力量和中国人民的主心骨,必须永远弘扬伟大的建党精神。
“道法自然”的生命哲学与生活美学
  龚刚在《人民论坛》2020年第11期下撰文指出,“道法自然”是老子思想体系的核心价值观念。道家的回归田园、道法自然的生活方式,让我们直接感受到纯真、淳朴、恬淡、超然。道家的恬淡静美,可以让我们暂时远离尘世的喧嚣,忘却功名利禄的追求,忘我而又物我为一,对于当下都市人而言难能可贵。天地有大美而不言,顺其自然,以物我合一为念,以简约冲淡为尚,这是道家的哲学取向,也是一种美学态度。接受这样道韵充盈的生活方式的感染,人们很容易获得恬淡的心境,也会萌生回归自然珍重生态的意识。道家式的生存追求不是无穷的物欲,而是淡泊从容的生活状态,追求人类可持续发展。其启示在于:第一,让人们意识到贪欲的虚妄,以清新自然的生活荡涤横流的物欲,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之处。第二,大历史视野下的反思,不止要廓清人在宇宙演化大背景下的历程,更重要的是要追求人类的可持续发展。21世纪中华文化的发展,是道法自然、恬然自适的生命哲学与生活美学,即以最小的消耗营造最美的生活,这是一种智慧,也是一种境界。
脱贫攻坚中的一种新型中央与地方关系
  吕捷在《行政管理改革》2020年第12期撰文指出,在中国传统的中央与地方关系中,中央政府主要是通过对各省级政府进行规划引导或行政发包,以实现中央意志和政策的下达。但这种治理模式在一些“弱治理”领域效果不好。在脱贫攻坚的最后五年,中国出现了一种新型的中央与地方关系:即中央政府从传统的“中央—省”的委托代理模式转变为在原有省级政府负总责的基础上叠加中央对县级政府的直接约束与点穴式治理的“央—县”治理模式。中央政府不再简单地一次性将扶贫任务发包给省级政府,而是在省级分包的基础上,通过对贫困县主要领导“干部冻结”叫停了政治锦标赛,通过引入第三方评估削弱了以往地方政府基于信息优势对中央进行的博弈,传统的“委托—代理”模式已经由“精准发包”模式取代。这种新型治理模式成功地将中国扶贫工作从“争当扶贫县”阶段转向了“精准脱贫”阶段,并取得了2020年全面脱贫的巨大成功。这种“央—县”直接互动的治理模式强化了中央意志在公共服务领域目标治理过程中的准确下沉,为中央政府在应对公共服务领域重大问题提供了一个新的思路和途径。
影响流动人口户口迁移选择的
因素更加复杂和多元化
  王成利、王洪娜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学报》2020年第5期撰文指出,利用国家卫生健康委全国流动人口监测调查数据,对有长期居留意愿的流动人口在不同规模城市的落户意愿及其影响因索进行了探讨,发现影响流动人口户口迁移选择的因素更加复杂和多元化。第一,个体特征、流动特征、经济特征、户籍地牵制力和社会融入因素对各类规模城市流动人口落户意愿均有一定影响。相比于中小城市,特大城市和大城市的流动人口户口迁移的意愿更为强烈。一般而言,青壮年、受教育水平较高、已婚、职业前景好、在流入地居留时间长、收入水平较高、有住房、社会融入较好的流动人口更倾向于在流入地定居。流入地提供的公共服务对流动人口定居意愿也有一定影响,在流入地建立居民健康档案、参加城镇医疗保险能够提高流动人口在流入城市的永久居留意愿。第二,个人特征对流动人口落户意愿的影响在不同规模城市之间差异显著。除户籍地有承包地、宅基地,在流入地参加医疗保险,流入地社会融入等4项指标在各城市中对流动人口落户意愿的影响方向一致外,其余各项指标在不同规模的城市对落户意愿影响的方向或强度存在较大差异。如何将居留意愿转化为落户意愿,是未来中国新型城镇化进程中亟待解决的问题。
消费文化治理的目标指向
  张凤莲、靳雪在《东岳论丛》2020年第11期撰文指出,消费文化是社会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消费文化治理是社会治理的重要内容。消费文化治理主要围绕以下目标进行:一是科学消费。科学消费是指符合消费发展规律,掌握正确的消费知识、消费技能和消费方式,有利于人们身心健康,有利于人和社会全面发展进步的消费文化形态。二是适度消费。适度消费是指与现实经济社会发展,与自然资源的承受力和个人的经济收人相适应的消费文化形态。三是可持续消费。可持续消费主张消费要理性科学,要坚持人与自然相统一 、个人与社会相统一、现在与未来相统一。四是文化消费。文化消费是指用文化产品或服务来满足人们精神文化需求的消费形态,是社会经济发展和人们经济收人水平提高的必然要求,是推动经济文化融合发展、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多层次精神文化需求、提高人们的综合素养、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化、提升社会文明程度的有效途径。五是安全消费。安全消费主要是指消费环境安全、消费品和消费服务质量可靠,确保消费者在消费中身心安全和健康。
乡村文化的三种处理方式
  何方在《新美术》2020年第11期撰文指出,对乡村“过去”的处理方式,决定着乡村对接现代、走向未来的能力。当前,对于乡村文化存在三种处理方式:一是“博物馆”化,其核心导向是“收藏”,如当前涌现的各种村史馆、民俗馆、非遗馆等。二是文化内容复制品化,如各种脱离地方社会结构与生活情境的“送戏下乡”、舞龙庙会、民俗节庆等。三是乡村建筑的脸谱化,如采用统一的风格、统一的店招,以及各种仿古建筑群、仿古小镇、仿古老街、水泥古树、仿制牌坊等。这三种方式在某种程度上导致了乡村自身的文脉肌理和文化记忆处于被遮蔽和失语状态。为此,我们要思考,在乡村振兴背景下,乡村大量的文化遗产,包括历史文献、传记故事、传统技艺等,如何变成在地的物化景观,成为支撑乡村文化振兴的内在肌理和动力。“文化记忆在地化”,就是通过叙述命名、形象展示和空间建构等把历史文献、传记故事、传统技艺等文化遗存中的“记忆”激活,落在乡村的场所、景观,乃至一石一木中,从而创造性地塑造成一种地方精神、在地形象、乡土情结、乡村景观,形成独特的“地方”概念。■
本栏目编辑:刘 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