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湖北省委
承办:中共湖北省委办公厅
   中共湖北省委政研室(省委改革办、省委财经办)

www.policy.net.cn

全面推进乡村振兴

进一步推进高标准农田建设

(发布时间:2022-04-21)

联合调研组

  湖北省是全国13个粮食主产省份和水稻主要产区之一,连续9年粮食产量稳定在500亿斤以上,为保障国家粮食安全作出了重要贡献。高标准农田建设是实施“藏粮于地、藏粮于技”战略的根本之策。
  一、我省高标准农田建设成效显著
  我省高标准农田建设起步早、推进快、成效显。省委、省政府于2016年9月14日正式批复《湖北省高标准农田建设推进方案》和《关于做好高标准农田建设管理工作的意见》,2020年把建成集中连片高标准农田1020万亩纳入《湖北省疫后重振补短板强功能“十大工程”三年行动方案(2020—2022年)》。截至2021年7月,我省建成高标准农田3700万亩。
  (一)带动农业提质增效。随着高标准农田建设的深入推进,我省农业的机械化、灌溉化步伐加快,2020年农机总动力为4626.07万千瓦,比2010年增加37.2%,耕地灌溉面积达3086.04千公顷,比2010年增加22.3%。土地面源污染得到有效治理,全省绿色防控覆盖面积突破4800万亩,畜禽粪污综合利用率达到86.8%,秸秆综合利用率保持在90%以上,农药使用量同比下降10%。农民增收明显,2021年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8259元,增长12%。荆门市东宝区仙居乡太平村对1300亩“望天收”农田实施管灌、喷灌、滴灌等高效节水项目后,灌溉保证率由50%提高到90%以上,节水50%以上,每年节约水费、人工等用水成本近30万元,实现了经济、社会、生态效益大幅提升。
  (二)带动绿色农田建设。我省在高标准农田建设中融入耕地保护、生态修复、农业面源污染防治等内容,打造高标准农田“升级版”——绿色农田。目前,全省33个县市区开展了绿色农田建设示范工作,41个项目核心区面积10.73万亩,辐射带动区面积22.92万亩。一是“变废为宝”。2011年以来,我省实施工矿废弃地复垦,让4.2万亩“废地”“毒地”变沃土。二是减化肥、增绿肥。近年来,我省大力实施化肥减量和绿肥种植,以提升地力、治理板结、减少土壤污染。目前主要农作物测土配方施肥技术覆盖率提高到95%,化肥施用总量减至273.5万吨,绿肥种植面积恢复到230万亩、有机肥施用达到1600万亩次以上。荆州市2020年绿肥种植面积达50万亩,减少化肥使用量近0.5万吨;随州市曾都区在全区推广测土配方施肥和“水稻+菜豌豆”“水稻+再生稻+绿肥”等种植模式。三是保护生物多样性。天门市对沟、渠、塘堰等运用预制互锁式生态预制块、中空植草砖等生态护坡工艺,对田间道路采用泥结石路面,为生物迁徙、栖息创造良好环境。
  (三)带动特色种养发展。结合高标准农田建设,我省规范推广“稻渔”综合种养等稳粮增收模式,2020年“虾稻共作、稻渔种养”模式达到730万亩,“粮经饲”统筹面积200万亩以上。在荆州,“双水双绿”蓬勃发展,面积已达254万亩,产业实现了“一水两用、一田双收、粮渔共赢”。在潜江,渔洋镇、龙湾镇和熊口镇高标准建设了两万亩“虾稻共作”基地,每个基地都有合作社开展集中育秧、机械插秧、绿色防控和机收等社会化服务,使“虾稻共作”成为现代农业“小粮仓、小银行、小水库和小肥厂”。
  (四)带动“品牌土壤”打造。我省富硒土地资源丰富。近年来结合高标准农田建设大力实施全域国土整治和“金土地”工程,仙桃、公安等地的碎片田、洼地、坑塘变身“千斤田”,2.8万平方公里土地完成质量评价调查,一批富硒农业产业发展壮大。仙桃市富硒土地面积占国土面积五分之一,目前已建成富硒基地45万亩,富硒米出厂价格达5块钱一斤,富硒土成了农民致富“聚宝盆”。
  (五)带动规模农业壮大。高标准农田建设有利于耕地增产、增收和大规模作业,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我省土地流转。各地以高标准农田建设项目区所在村为单位,创建土地股份合作社、劳务合作社等,吸引社会投资、农民带田入股,实现土地变资本、产粮规模化、农民股民化。在汉川市沉湖高标准农田建成区,福星集团投资建设富硒莲藕、稻虾连作、优质稻、特种养殖四个万亩示范基地,辐射带动周边600多户农民致富。孝南区肖港镇官湖生态农业专业合作社在官湖村高标准农田项目区流转550亩土地种植再生稻,辐射带动当地农户种植1500余亩,亩均收益超过1000元,实现了绿色高质高效发展目标。
  二、我省高标准农田建设的经验做法
  一是高位推动。各地普遍实行党委政府主要领导亲自抓、分管领导具体抓、工作专班全力抓、层层抓落实的高标准农田建设工作局面。黄梅县建立协调小组每月现场办公和常态督办、定期通报、约谈整改、奖惩激励机制,将高标准农田建设工作纳入党政目标责任考核,有力推进了项目建设。
  二是群众参与。在选址上,各地普遍选取村干部支持、群众意愿强烈的村进行高标准农田建设。在监管上,随县采取“施工单位+村书记+党员、村民代表+监理+督办人员”的监督模式,增强了工作合力。在协作上,随州市曾都区在项目建设中主动与当地镇(办事处)政府分管领导、村两委干部做好沟通衔接,及时化解施工中遇到的各种矛盾,促进工程建设顺利进行。
  三是规范先行。各地围绕建设目标,着力构建“统一规划布局、建设标准、组织实施、验收考核、上图入库”的农田建设管理体系,扎实开展高标准农田建设考核评价和专项清查,切实加强项目监督管理力度,并探索出特色做法:枝江市强化“超前介入”,推进了项目设计“经营主体需求与主管部门要求”相融合,工程施工“主体点菜、政府实施与主体掌勺、自主实施”相融合,有效满足了新型主体的所需所想,确保了项目建设的高标准高效益。
  四是整合资金。各地因地制宜、开源节流,推动建设资金到位。广水市计划试行EPC模式,将高标准农田项目设计、建设总承包,减少招标成本支出,提高项目资金使用效益,缩短项目建设周期。枝江市出台规范性文件落实先建后补、以奖代补政策,进一步降低“准入门槛”,有效化解项目建设经费不足的难题,2017年至今在高标准农田建设上共引进和带动市场主体26个,签订奖补协议1.1亿元,撬动社会资本10亿多元。
  五是融合减灾。各地积极把高标准农田建设与防灾减灾、灾后恢复重建相结合统筹推进。黄梅县将冬建项目优先安排到受灾严重的濯港镇、孔垄镇项目区,同步推进灾后修复重建与高标准农田建设,提升项目区防洪抗灾能力。公安重点选择麻豪口、甘家厂、章田寺和孟家溪等4个“水袋子”乡镇,建设泵站、沟渠、水闸、涵管等系列水利设施,实现能灌能排、旱涝保收。
  三、坚持问题导向深入推进高标准农田建设
  虽然我省高标准农田建设取得了良好效果,但在推进中还是存在一定的不足和难点,可能会制约高标准农田建设的进一步发展。一是进度不平衡。由于高标准农田建设投入大、周期长、任务重,各地基础条件、工作力度不一,导致进度参差不齐。同时,各地多注重“田、水、路、林、电”等显性工程,对“土、技”等技术含量高、投入大、显现期长的隐性工程重视不够,一定程度上制约了项目建设质量。二是建设标准偏低。早期项目多在集中连片、地力较好的地块,后续项目更多选择在零散分布、基础条件相对较差、改造难度更大的田块,加之近年来人工和材料费用涨价,项目建设成本越来越高,基层存在配套资金困难问题。三是后期管护不够。高标准农田项目在建成移交后,普遍存在缺奖惩机制、监督措施,缺管护经费问题。四是农田水利基础设施存在薄弱环节。近年来,我省农田水利基础设施建设取得了显著成效,但是部分地区抵抗大灾大害能力仍然不足。
  (一)量质兼取推进项目建设。衔接好各级乡村振兴规划,紧紧围绕“田、土、水、路、林、电、技、管”八字建设要求,量质兼取优存量、拓增量:对建设标准不高或损毁严重的项目进行整改,对在建项目倒排工期、挂图作战、加强调度、细化措施,对新立项未开工项目加快完成招投标等各项施工准备工作、尽快开工建设。同时,探索扩大省内新增项目指标调剂范围。
  (二)资金投入多元化、精准化。在吸引社会资金上,探索农田碳汇交易机制、试点发行高标准农田建设债券、用税收补贴等优惠政策引导各类资金参与建设;在政府投入上,提高中央和省级资金投入比例,向四大片区、粮食主产区、建设任务重地区、财力弱地区增加财政转移支付和专项政府债券,统一归口管理高标准农田资金下拨,确保不误进度、不误农时;在建设标准上,科学评估不同地形地貌、不同项目所需资金标准,差异化投入,并充分考虑市场价格变化等因素建立动态调整机制。
  (三)健全管护长效机制。加快完善政府主导、多元分工的管护制度。引导推广管护“三个模式”,即村组集体集中管护的“共管模式”、委托种粮大户或新型经营主体管护的“托管模式”、由村干部或责任心强有能力的村民担任管护员的“自管模式”,进一步明确管护主体和责任;加大管护资金投入,除各级财政每年安排一定比例的管护经费外,可通过村组集体经济收益、项目资金结余等多渠道筹措管护经费,并实行“专人、专户、专账”管理,严格监督,确保专款专用;加强动态监测,对接全国农田建设综合监管系统,开展项目信息统一上图入库。
  (四)持续强化农田水利设施。一是推进重大骨干工程,加快鄂北二期工程、“一江三河”水系连通、引江补汉、引徐济安、引隆补水、农村水系连通、70个重点中型灌区节水配套改造等前期工作。二是做好地区统筹,既考虑以大中型灌区为主平原区,也兼顾土地分散的丘陵山区,进一步加大适合丘陵山区特点的“五小水利”工程建设力度。三是兼顾不同主体,既支持以村组为主的灌区建设,又考虑大规模流转土地后新成立的农业龙头企业、农民专业合作社、家庭农场的水利需求。■
  

调研组成员:
  华中农业大学 胡伟艳 赵 可 闵 敏
  湖北省统计局 王 驰